迅盈彩票

                                                      来源:迅盈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5 11:42:51

                                                      如果这时候中国不得不继续对外开放,你们可以制裁我们,我们仍然欢迎你们作为资本力量继续进入中国,其实就是双方不对等。在不对等条件下,就意味着,这些年所形成的实物资产会被别人的金融资本货币化。因为当前世界上主要工业化大国中,只有中国还存在着资产正收益,西方因为债务过高,资产收益接近零甚至大量资产是负收益。所以大量西方资本迫切涌入中国,结合对中国的制裁,导致中国国内实体资产价格迅速下跌,正好就是人家来抄底割韭菜的时机。

                                                      因此,当西方产业资本全球转移后,产业资本在地化、产业资本家有祖国的状况也就发生了改变。那个“有祖国”的产业资本主义时代,是以国家为单位发生战争的。一战和二战主要发生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就是因为在地化、产业结构同构的产业资本在全球殖民扩张过程中发生的冲突。从冷战后期,特别是美国在1971年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后,1980年代到1990年代这大约二十年间创造了2000多种金融衍生品,全球开始进入金融资本主义时代。金融资本主导的全球竞争,西方的硬通货,特别是美元这种硬通货,成为全球贸易的结算和储备货币,由此导致“金融资本无国界、金融资本家无祖国”的新状况。于是,这个世界就在后冷战时期,演变成了“一个世界一个体系”。

                                                      从政治角度来说,如果这些措施伴随着局部军事冲突,比如南海冲突或台海冲突等突,一旦冲突同时发生,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整个西方连同政治制裁、经济制裁以及金融制裁一起上。在那种情况下,对中国来说,直接损失是什么?一旦进入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制裁,中国在西方所有的投资,包括在美国国债市场的投资,都会被扣下。意味着,美国可以这种手段直接占有大量中国在海外的资产,同时赖掉对中国的欠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我们在美国至少有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投资。这就像我们说的,打垮了苏东体系之后,美国和欧洲的各种金融资本,大大收割了一波苏东国家实体资产的韭菜。

                                                      当时,毛泽东对两个超级大国各自拉帮结派、形成站队、互相攻击,是有明确分析的,他提出了一个很宏大的世界板块结构分析,叫做“三个世界理论”。他说,美国和苏联都是超级大国,是两个霸权国家,美国叫做帝国主义,苏联叫做社会帝国主义,它们是第一世界。大多数其它西方国家叫做第二世界,而我们这些亚非拉的一般发展中国家叫做第三世界。所以毛泽东其实是孤立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积极开展跟第二世界国家各种各样的交流,加强经济关系,然后坚定的跟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于是,三个世界理论就成了一个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思想理论体系。当中国加入联合国的时候,我们是被第三世界的穷哥们抬进去的。不仅是后来发生了这个重要的改变,在当年也确实形成了毛泽东所强调的那个统战思想,统战就是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我们的敌人搞得少少的。

                                                      美国以新冷战意识形态划线,要求整个欧盟反对香港国安法。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安全法,司空见惯,但是中国要想做就不行。这充分说明在新冷战阶段,占据主导地位的仍然是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香港恰恰是跨国公司、大金融资本集团最集中的地方。大家认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西方制裁香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仍然是从经济理性出发,认为他们不会这么做,但很少有人从新冷战国际政治策略出发,它的策略往往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理性,是政治理性。

                                                      这次战争没有被叫做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是因为当时苏联刻意回避直接参战。当然,所谓的回避,只是因为在整个战争期间没有苏联的一兵一卒被对方俘虏,因此不能证明参战了。一场朝鲜战争客观上把美国原来的布局打破了,就是美苏各自在二战之后完成的布局,是两个超级大国分割世界的控制。在欧洲有东德和西德,这是战争打出来的。同样在亚洲,有南北朝鲜。甚至原来美国和苏联要求中国划江而治,长江以南交给国民党政府,长江以北交给共产党政府,美国苏联可以分割控制亚洲这个最大国家。对于这两个超级大国来说,他们要瓜分世界,发展中国家越是分裂,对他们就越是有利。

                                                      也因此在发展路径上,仍然按照传统的方式去复工复产,它带来的一个潜在的风险,就是大量依赖进出口,依赖海外的能源、原材料。这种情况,一旦海外制裁导致金融体系的去中国化,那拿什么货币去结算海外贸易呢,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西方在国安法出台后对香港的金融制裁,还只是一个试探。接着,双方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谈判。但是,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以现在的这样一种发展方式,能否持续走下去?

                                                      当然这是一种虚拟经济的增长,也是一个泡沫化的过程,但在统计上就是飞速增长。因此,美苏之间立刻形成鲜明对比,导致了意识形态化的比较和说法。诸如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所代表的是人类的发展方向,因为发展速度非常快。苏联东欧代表的是一种集权专制,严重障碍经济发展,就被比下去了。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形成于1980年代。当然,中国在这个阶段已经开始大规模推进对外开放,带动国内经济改革。大量外资涌进中国,跨国公司在一个超大型国家开拓了投资空间,获利大幅度增长,也是在这个阶段,中国经济增长的同时,美元指数也在明显增长。

                                                      贾建平说:“对阿尔茨海默病早期或无症状期的有效诊断可为在其超早期干预赢得时间,从而增加治疗的有效性,降低疾病发病率。”

                                                      就算是用这种速度去复工复产,仍有40多万家企业已经注销和歇业了。我们记得2009年当华尔街金融海啸爆发,外需下降的时候,当时中国只有六万多家企业倒闭,就有2500万打工者失业。现在如果40多万家企业歇业关厂、倒闭,那该有多少人失业。当然,现在有关统计数据显得不高,也就是几千万。但话又说回来,大量的打工者是不被登记的,因此你要统计是有一定难度的。但总之,几十万家企业进入歇业状态,或者是注销状态,那就有点像1990年代,当时40万家国有中小企业关厂,也不能完全叫做破产,基本上是歇业了,约四千五百万国企职工下岗,那会不叫失业叫下岗。今天又是四十多万,当然这个四十多万很可能不是国有企业,主要是民营企业。但是按现在的说法,民营企业占了中国就业的百分之七八十,那可以算算实际上发生的失业应该是多少,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得不去尽一切可能复工复产。